随摘

一场几十年未见的大雪。扬扬洒洒的雪片在寒风中飞舞,更衬得屋里的暖。闲闲地,放一曲闲云孤鹤,舒缓悠扬的音乐流淌出来,身心也彷佛徜徉在旋律中开始飘荡。

开始一段茶的旅程罢……

 


震荡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 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 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摆上茶床、备上好水、用小泥炉煮沸。

烫紫砂壶,烫白玉盖碗。

洗茶、润壶、冲泡。

音乐和茶香似乎融入身体,少顷等待,静心品饮。每到此时,真有物我两忘的片刻虚幻,那感受相信爱茶的人定可以体会。

记得鲁迅曾说过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。”

浸淫茶中多年,深以为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